中国古乐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名家资讯 > 正文

    庄壮:只为奏响敦煌千年古乐

    2016-06-29 10:27  来源:中国古乐网    浏览:3148次   

    在西安音乐学院西北音乐文化展览馆,庄壮情不自禁地敲起展览的敦煌乐器。

    一位年逾古稀的方脸庞老人,在西安音乐学院校园里焦急地徘徊。他在等一位民乐老师,有要事商量:建议音乐学院排演一台用敦煌壁画乐器演奏的音乐会。这与老人30年来的一个愿望有关。

    走进莫高窟

    1979年的一天清晨,在敦煌县城一家旅社门口,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操着满口陕西话,给一辆已经发动起来的卡车司机苦口婆心地宣传莫高窟。这位中年男子既不是当地旅行社职员,也不是敦煌旅游局干部,而是时任甘肃省歌剧团副团长的庄壮。当时,庄壮刚看了轰动海内外、甘肃省歌舞团取材于敦煌莫高窟壁画艺术创作的大型民族舞剧《丝路花雨》,这一舞剧的成功令他陷入深思:原来艺术创作还可以根据千年壁画来创作,真是一个好路数。自己能否也试试这条路?庄壮决定去敦煌看看,寻找自己下手之处。

    就这样,已过不惑之年的庄壮满怀激情地踏上了兰州通往敦煌的道路。当时交通工具缺少,身居副县级职位的庄壮没有专车。他像要去勘探的地质队员一样,背上干馍和水壶,乘长途班车到酒泉,第二天再倒去敦煌县城的班车。到了敦煌,他不顾两天来路途的疲劳,次日一大早就起来找去莫高窟的车。那时莫高窟旅游还不热,来往的车很少。当庄壮看到一辆卡车“咚咚咚”地发动起来,急忙奔过去,满脸堆笑、仰着头问驾驶室里的司机要去哪里,司机回答去玉门。庄壮立即央求把他捎到莫高窟。司机直摇头,说时间不早了,他要赶路。因为,莫高窟在一条岔道上,去莫高窟须多绕30公里路。

    为了能说服司机,庄壮拉开了宣传攻势:“莫高窟这么好,好不容易到了敦煌,你不去会终生后悔。”

    司机终于被说服了:“你说得这么好,我就去看看吧。”

    一个大胆的设想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这莫高窟一点不热闹,对于大多数游客来说,如果没有讲解员介绍自己看,枯燥乏味。那位送庄壮的司机看了几个洞,就离开了。但庄壮不同,他不是来看热闹的,是来探宝的。一走进洞窟,庄壮就被里面的壁画迷住了,竟然把司机忘了。当司机给他打招呼要走时,庄壮才恍然大悟,仓促告别,然后又一头钻进洞里。就这样,他在莫高窟看了一个月。

    莫高窟音乐方面的元素太丰富了,简直就是一座高品位的金矿,不开采太可惜了,壁画上有从北魏到隋、唐、宋、元等近千年的不同类型、各种式样的乐器图像6000余件,庄壮似乎听到千年古乐在空中回荡。

    一个月后,当庄壮踏上回兰州的路途时,他像一位满载而归的寻宝者,踌躇满志,脚步异常坚定。他胸怀一个大胆的想法:复制敦煌壁画上已经失传的乐器,让它们在人间重新发出悦耳的仙乐。

    他心情的迫切程度,不亚于矿主发现了富矿。庄壮已经注意到当时国内外对敦煌莫高窟的研究,多集中在壁画美术和经书方面,对壁画音乐的研究很少。

    躺在了地上看壁画

    要复制莫高窟壁画乐器,看似简单,做起来难,有大量细致的工作等着庄壮去做,不仅枯燥,需要耐得住寂寞,更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庄壮有团里的日常管理工作、谱曲任务,1980年又担任《中国民间歌曲集成·甘肃卷》主编。而研究、复制敦煌乐器,是他自己揽的“私活”,只能挤时间。就是这样,他利用一切机会,每年到敦煌呆两三个月。

    为了抓紧时间,他白天在洞子里看,晚上整理记录,查阅资料。

    那时由于关注敦煌的人还不多,莫高窟管理人员对痴情敦煌的庄壮十分关照,将洞窟钥匙给他,随他看多长时间。

    别以为庄壮在莫高窟看壁画是件轻闲事,苦着呢,和一般人看画展是两回事。由于买不起照相机,庄壮只能在现场看,现场记。因为下午三四点光线就暗得无法看,为了赶时间,庄壮经常不吃中午饭。他看得十分仔细,一点不敢马虎,首先在壁画上寻找乐器,然后观察其形状、结构。乐器多在壁画的高处,须仰着头看,看得时间长了,腿困、腰酸、脖子疼,实在想躺下休息。这可不是有毅力就能克服的。怎么办?突然他灵机一动,也不管地上脏不脏,仰面躺在地上看。

    那时,庄壮什么姿势都有,有时还要登梯子。一次,他站在约两米高的梯子上看洞顶的壁画,一手捧笔记本,一手执笔,看着看着入了迷,忘记是站在梯子上,想换个角度看得更清晰些,结果一脚踏空,从梯子上滚落下来,幸好只是手上皮肤被擦伤。第二天,虽然腰痛难忍,他还是钻进洞窟。

    他投身莫高窟,家里的事全甩给妻子。妻子是中学教师,工作也很忙,两个孩子尚小,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1984年的一天半夜,庄壮刚疲惫地躺在床上,妻子打来电话,哭着说,小儿子发高烧已经两三天了,还不见退烧,你能否马上回来?儿女是父母的心头肉,谁不心疼,接到妻子的电话,庄壮心如刀割。犹豫片刻,他告诉妻子,自己远在敦煌,不是说回去就能回去的,而且手头的事还多,让妻子再辛苦一下,送孩子到医院继续治疗。

    不听亲友劝阻辞掉团长职务

    庄壮痴迷敦煌乐器的程度,没有因困难重重而减退,反倒日益增强。

    经过3年的努力,庄壮发表了论文《敦煌音乐》,再进一步研究,1984年出版了颇有影响的《敦煌石窟音乐》一书。当时,《兰州晚报》记者采访时问他: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庄壮毫不犹豫地回答:复活敦煌乐器,组织敦煌乐队,弘扬敦煌音乐。

    庄壮说此话,绝非空谈。当年,他就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辞去歌剧团副团长职务,调入敦煌研究院工作。几年来,他感觉身为歌剧团领导,去搞敦煌乐器研究,相互有影响,不能全身心地研究敦煌乐器。通过5年的研究,他已心中有数,这是项有前途的事业,肯定会受到国内外欢迎,不说音乐,光乐器造型就能引起人们的兴趣,坚持下去,必有硕果。

    然而,庄壮的决定,让许多人不理解。他的专业是作曲,而且颇有成果,他与人合作谱曲的歌剧《向阳川》受到周恩来总理等国家领导人及社会各界高度赞扬,创作的《延安精神永放光芒》等20余首歌曲获国家和省级奖励。但他却要离开适合自己发展的土壤,去敦煌研究古代乐器,这不是放着舒服不享受,自找苦吃?

    有亲友劝他,我们想当团长都当不上,怎么能辞掉呢?你当着团长也可以搞你的敦煌乐器。

    甘肃省文化厅领导找庄壮谈话,问他是否对现任工作有意见,不然将他调到其他剧团或厅机关。

    庄壮解释说,自己就是要研究敦煌乐器。这是当前敦煌研究的盲点,总得有人去做。如果调其他单位,他还是无法专心研究敦煌乐器。

    “你这步棋走对了。”这是多少年后,终于成功了,其妻子才如释重负说的话。

    住地下室只为节省研究经费

    从1988年开始,庄壮的身影每年都会出现在北京一些几块钱一晚的小旅社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四人间房间,不知道的以为他是来打工的。有谁能想到他是敦煌研究院的副研究员,为了抢救失传千余年的敦煌乐器,在北京一家乐器厂复制乐器,由于经费有限,为了节省而不得已下榻此处。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2年,庄壮终于和另一名敦煌研究院同事复制了54件敦煌壁画古乐器,同年3月,在北京通过了省部级科学技术成果鉴定,后获得文化部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1992年9月,由庄壮的母校中央音乐学院民乐团与北京电影乐团和甘肃文艺团体院校演奏家联合举办了《敦煌古乐器演奏会》。

    1994年,敦煌乐器应邀到日本展览演出,庄壮同时作学术报告,日本还复制了一套乐器。1995年,敦煌艺术在香港展览,其中就有复制的敦煌乐器,每天的现场演出受到人们欢迎,许多观众为了看当天的演出久久等候。香港著名历史学家饶宗颐把庄壮当做尊贵的客人,邀请到家中做客,用家宴招待,并赠送自己的题字。

    为了敦煌乐器贴钱

    1993年,为了使更多的敦煌壁画乐器走到人间,庄壮开始第二期乐器复制。

    复制敦煌乐器,不是照猫画虎那样容易,也需要探索研究。为了使雷公鼓更古朴,庄壮将固定鼓皮的定音鼓圈换为绳子。但绳子伸缩性大,热时鼓皮胀,遇到雨天鼓皮松弛,造成跑音。经分析找出原因,他改用钉子固定鼓皮。

    在复制敦煌乐器过程中,庄壮还推翻了“敦煌壁画上只有中原及西域乐器”的论断,提出敦煌壁画上有14种为敦煌本土乐器。

    搞学术研究,离不开社会,还要做大量诸如与人交往、沟通等方面的社会工作。

    在复制乐器过程中,庄壮经常受经费困扰。在没有申请到经费的情况下,他向亲友借钱十多万元,冒着个人承担费用的风险,和厂家签订了复制合同。后来文化部拨了专款,才还了这笔借款。不仅复制乐器要和人打交道,联系演出也要和人打交道,交往中的许多花销无法报销。经过艰辛努力,第二期共复制出4大类、260余件乐器,由甘肃省敦煌艺术剧院用之演出《敦煌乐舞》,先后在国内及韩国、日本等演出100多场,其中2001年在日本巡回演出两个多月、70多场,受到日本观众的高度赞扬。

    想听古乐 想起了家乡

    庄壮1993年患上糖尿病,大夫让他注意休息,不能劳累,但忙起来他就忘了。去年西安音乐学院筹办西北民族音乐文化展览馆时,将敦煌乐器作为三大内容之一。因为北京的那家乐器厂发生了变化,弦乐器、管乐器、鼓乐器分到3个厂家制作,为复制这些乐器,70多岁的庄壮,冒着酷暑,在北京和河北、天津之间奔波。有一天从河北赶到北京,进了旅馆,晚饭都没有吃,累得躺到床上就睡着了。

    庄壮一直有个心愿,组织一个专门用敦煌乐器演奏以敦煌风格音乐为主的敦煌古乐队,但迟迟没有实现。第一批乐器刚复制出来时,是由多家单位临时组织起来举行汇报演出,演出结束后就解散了,这不是他的目的,他想让敦煌音乐长期留存下去;后来复制的第二批乐器,由甘肃省敦煌艺术剧院演出的《敦煌乐舞》,但是以舞为主,对他来说不过瘾。

    如果没有这支乐队,庄壮总感觉是他30年努力中的一个缺憾。为了组建敦煌古乐队,他找过一家音乐学院,但人家以自己是教学单位为由没有接受;他在甘肃、北京找过两三家文化公司,这些单位又担心不挣钱,也不愿意做。

    庄壮告诉记者,他非常想再次听到敦煌音乐,这是他人生最后一个梦想,他想到了老家陕西。通过去年和西安音乐学院的合作,他感觉家乡的西安音乐学院有这方面的实力和人才。今年天气刚转暖,庄壮就回到陕西,到西安音乐学院找有关老师商量。他提出了3个建议,一是筹建敦煌乐器展览馆,二是组建敦煌古乐队,三是举办敦煌音乐国际研讨会。

    西安音乐学院老师肯定了他的想法,请他先做一个详细的实施方案,然后好具体协商。

    看到自己期盼已久的梦想有望成为现实,庄壮高兴地答应立即回去写方案。

    也许有一天,人们真的会听到由敦煌乐器演奏出的古乐,让听惯了流行歌曲、电声音乐的现代人能聆听到敦煌千年的古韵,体味到西域沙漠中历史的足音。



    责任编辑:佚名       收藏本文
    分享到: 0
    相关推荐
    雲间清音 天籁之声  国内顶级古琴大师慈善汇演盛宴 雲间清音 天籁之声 国内顶级古琴大师慈善汇演盛宴

    雲间清音 天籁之声 国内顶级古琴大师公益慈善 汇演盛宴 募集10万元善款在弱势儿童中推广传统文化 中国古乐网讯(2017年11月25日上)惠风和畅,余音绕梁。11月25日,以统战的旋律;卿雲古琴慈善汇演即传承古琴技艺,助力儿童成长为主题的古琴公益慈善汇演活动......

    《绝响——国鹏辑近世琴人音像遗珍》 《绝响——国鹏辑近世琴人音像遗珍》

    《绝响国鹏辑近世琴人音像遗珍》 古琴音乐是中国历史上拥有三千余年无断代传承的乐器表现形式,迄今为止共有146部谱集、658首传曲、4042首传谱(据姚公白先生统计)。曲谱中对应保存着中国古代音乐自楚汉时期以来各历史阶段的音乐特征和人文信息,并有数百张......

    龚一:琴话琐语(完整版) 龚一:琴话琐语(完整版)

    笔者学琴 60余年,人生过程,必然会有所心得体会,今以短文形式将日常学习、研究、思考的心得体会请教大家。其中基本上是我平时讲课、讲座常提及的话题,无甚新意,故名《琴话琐语》。文中特设数序标号,是便于琴友日后提点、研讨、批判之方便。 1. 对《道德......

    吴钊:古琴静美且养心 吴钊:古琴静美且养心

    吴钊:古琴静美且养心 视古琴为 生命的文化的吴钊,期待后生们对古琴给予足够的尊重。 6月2日,国家大剧院,一位名叫吴钊的76岁老人将在这里拨弄丝弦,以古琴特有的兴到而不自纵、气到而不自豪、情到而不自扰、意到而不自浓的含蓄与清雅,给他的听众以美的萦......

    不朽山东筝 记高亮教授《赵玉斋与山东筝派艺术的传承及发展 不朽山东筝 记高亮教授《赵玉斋与山东筝派艺术的传承及发展

    2016年6月15日下午,应辽海讲坛活动邀约,著名古筝教育家、演奏家沈阳音乐学院高亮教授在沈阳音乐学院综合楼404观摩厅举办了《赵玉斋与山东筝派艺术的传承及发展》为题的学术讲座,沈阳音乐学院部分领导、民乐系师生、研究生、附中师生以及社会各界爱筝人士......

    豫北叙事 斯人驾鹤已西去   长城随想 留下绝响在人间 豫北叙事 斯人驾鹤已西去 长城随想 留下绝响在人间

    刘文金(1937~2013,河北唐山人)民族音乐作曲家、指挥家。少时受祖籍安阳地方戏曲和说唱的启蒙,开始接触各种民族乐器。 1961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曾历任中央民族乐团团长、艺术总监、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等职。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起,刘文金从他的处女作......

    庄壮:只为奏响敦煌千年古乐 庄壮:只为奏响敦煌千年古乐

    在西安音乐学院西北音乐文化展览馆,庄壮情不自禁地敲起展览的敦煌乐器。 一位年逾古稀的方脸庞老人,在西安音乐学院校园里焦急地徘徊。他在等一位民乐老师,有要事商量:建议音乐学院排演一台用敦煌壁画乐器演奏的音乐会。这与老人30年来的一个愿望有关。......

    席臻贯 耗尽一生使千年古乐重现人间 席臻贯 耗尽一生使千年古乐重现人间

    岁月如一条长流不息的河,多少记忆在河水冲刷下湮没,却总有一些人和事,如同镌刻在历史丰碑上的烙印,历久弥新。十八年过去了,《敦煌古乐》作为中国古代音乐皇冠上的宝石,依然闪耀着璀璨的光芒。它的破译者席臻贯先生,用整个生命使千年古乐再现人间后,......

    中国南派笛艺的代表人物—陆春龄 中国南派笛艺的代表人物—陆春龄

    陆春龄,笛子演奏家,作曲家,我国南派笛艺的杰出代表之一,他演奏的作品,音色淳厚圆润 、 纯净甜美,表演细腻,气息控制功力尤深。并能自如地运用颤音 、 震音 、 历音 、 打音等润饰曲调。多年来他除了演奏外,还创作了不少优秀的笛子曲目。做为一位笛子......

    高培芬:让沉睡千年古乐“复活”的非遗传承人 高培芬:让沉睡千年古乐“复活”的非遗传承人

    高培芬,诸城派古琴第五代传承人,40年漫漫琴路传承千年遗产。 2011年9月8日晚7点,法国巴黎艺术中心《高培芬古琴音乐会》,安静的气氛稍显压抑。此时高培芬正在演绎中国传统乐器:古琴,一个她练了40年的乐器。两国之间巨大的文化差异让她心存忧虑。一曲《......

    中国北派笛子大师—王铁锤 中国北派笛子大师—王铁锤

    王铁锤1932年出生在吹歌会之乡--河北省定县子位村,我国著名的竹笛、箫演奏家,中国北派笛子大师。中央民族乐团独奏演员。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文化部艺术家联谊会理事、中央民族管弦乐学会常务理事。他的演奏气息饱满,技巧纯熟,音色圆润,......

    广陵琴派的集大成者—刘少椿 广陵琴派的集大成者—刘少椿

    刘少椿(1901年1971年),原名绍,字少椿,号德一,成年后以字行。广陵琴派的第十代传人,也是现代广陵琴派的集大成者。 生平 1901年刘少椿生于陕西省富平县北陵堡的一个盐商家庭。十五岁时随其父至江西南昌做食盐生意,其时经常来往于江西南昌和江苏扬州两......

    中国笛界壮派代表人物—冯子存 中国笛界壮派代表人物—冯子存

    冯子存是大家都熟悉的笛界壮派的代表人物和很有贡献的老前辈,无论他在笛子演奏还是笛曲创作方面,都具有高超的技艺和丰富的经验。 个人简介 冯子存,1904出生于河北的阳原县。从小学吹笛子,自十七岁后一直从事于地方戏曲二人台的伴奏工作。解放后参加察北宣......

    关注我们
    网站首页 | 中国古乐网简介 | 廉政举报须知 | 区域代理 | 会员条例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合作联盟 | 网站投稿 Copyright By zgguyue.com 中国古乐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