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乐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才 > 人才空间 > 正文

    玉笛飞声飒京城 青年笛子演奏家王溪

    2016-07-29 10:52  来源:未知    浏览:141次   

    王溪,中国青年笛箫演奏家,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竹笛专业教师,中央民族乐团喜洋洋室内乐团外聘独奏演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竹笛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

    自幼随父亲王汝松学习竹笛。1993年拜中国音乐学院"中国笛箫第一人"张维良教授为师。2005年获文化部全国器乐大赛“文华奖”竹笛青年专业组金奖,2009年获“上海之春”全国竹笛邀请赛青年专业组金奖,2009年获CCTV全国民族器乐大赛竹笛青年专业组金奖。曾多次随团出访亚,欧,非二十多个国家和港、澳、台地区。录制中国民族管弦乐全国竹笛考级教程

    当记者问其对2009年CCTV民族器乐大奖赛中所选的《梦幻星岛—第二乐章 融合》一首难度很大、且又是非传统风格的新作品是如何诠释的?

    王溪说我决赛所演奏的《梦幻星岛—第二乐章<融合>》这首作品是我的导师张维良先生创作的一首大型的竹笛协奏曲中的一个片段。我认为,这首作品从技术上来说难度非常大,可以说,我曾演奏过的竹笛作品没有一首可以像《梦幻星岛—第二乐章 融合》这样,让我每天持续练习八到九个小时,经过3、4天的练习,才可以把它“拿下”。这首作品,我的导师张维良先生是根据传统的“嘎美兰(Gamelan)”调式风格、体裁所创作的,它类似于中国传统的五声调式,音乐语言听起来是比较现代。《梦幻星岛—第二乐章 融合》大家所听到的是为了适应比赛形式而重新配器所演奏的简化版,只是竹笛单方面的solo,配之康佳鼓与钢琴的伴奏,但《梦幻星岛》这首作品真正的形式是由电子音乐以及民族管线乐队与竹笛协奏、合作完成的,非常震撼。这首作品从节奏上来说,也是非常的有意思。也有很多人曾问过我,作品究竟属于哪种拍子,我是如何将这么复杂的节奏演奏的如此准确,但我可以负责的告诉大家,这首作品是2/4拍,作品中的每一个音全是在拍子里。我觉得比赛与平时的舞台表演并非相同,比赛比的是什么?比的是演奏者的音乐、音准、技术、音色。从风格上来讲,我是很传统的,但从技术方面,我很“崇洋”,我非常佩服国外音乐家对音乐结构所追求的严谨,我也一直都在学习、追求国外音乐家对于把握音乐中音准、节奏、技术等各方面的精准性,单纯从作品节奏上来说,不断的学习、探索使我拥有了对于节奏的掌控能力,从而克服了复杂节奏带给我演奏上的困难。很多人都在质疑当时我为什么把笛膜调的很“紧”,那是我在贴笛膜的时候,故意把它贴紧的,因为这首作品并不适合于比较“松弛”的笛膜,那种发“贼”的音色则不能去表现这首作品真正的音色特点,从而影响演奏出的质量,我认为不管遇到任何作品,如果你想把它诠释的淋漓尽致,那么一定要按照作品所要求的风格去演奏,才能够把它演奏好,就像外国人用小提琴拉中国作品《赛马》一样,他们会刻意模仿中国的演奏技法去演奏,中国的传统民族乐器二胡去演奏西方小提琴的移植作品也是同样的道理,演奏者也会模仿小提琴的演奏技法去演奏。这首《梦幻星岛—第二乐章<融合>》,我认为是“气、手、唇、舌”这四大方面极致的运用,你既可以把它当做一首高难度的比赛曲目来演奏,也可以把它当做一首高难度的练习曲来练习。《梦幻星岛—第二乐章<融合>》,之所以它的题目叫“融合”,我的理解是因为作品在音乐体裁、风格上虽借助“嘎美兰”调式创作,但它却以民族传统的技术特点巧妙融合,给听众耳目一新的感觉,这是一首非常优秀的当代竹笛佳作。

    王溪对于什么才是演奏家的个性有自己的见解。每个人都有个性,可以说每个演奏家所演奏出的都是他们的生活。艺术源于生活,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我觉得人最首要的目的那就是活着,建立在此基础上,人们才会去想如何活的幸福,如何活的精彩。人的每天都在生活,把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积累起来,不断积累所产生的结晶,也许就是个性所在。无疑,音乐是艺术中最高的表现形式,对于演奏家来讲,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生活,那么每个人就有每个人不同的个性。

    就竹笛这件乐器而言,是依靠什么打动听众的问题?他说出了比赛与舞台表演的不同,比赛主要展示的是你的个人能力,这就包括你的技术、音乐、音色、音准等各方面的综合水平,以比赛的形式去展现给大家,但从受众角度来讲,也许可听性并不强,选手会着重选择技术难度较大的曲目从而去体现自己的技术水平。但针对于普通的听众说讲,在舞台上所演奏的作品选择上应该演奏一些“民族化”且朗朗上口、耳熟能详、有一定民族特点、短小而精悍的作品,使听众产生共鸣。

    就其竹笛音色而言,吹奏出什么样的音色才能真正的去感染、打动听众?是这样理解的,我认为音色不能“撑”,又不能“弱”,恰到好处,达到“宽、厚、亮”的音色,才能真正的去感染、打动听众。你对音色的审美标准追求,应当符合全国最广大听众所喜爱审美标准。传统“南”派的音色特点是“虚”、“软”,而传统“北”派的音色特点是“躁”、“撑”,介于传统“南北”两派自身的特色以及局限性,并找到两派音色中间最平衡的契合点,“强而不撑,弱而不憋”,在我理解这就是演奏竹笛最佳的音色。

    针对于记者问就2009年CCTV民族器乐大奖赛竹笛组半决赛和决赛的打分结果以及最后的评判标准,网上很多乐迷发表了有多种不同的看法,您觉得这样的打分结果客观吗?

    说:对于最后的打分评判结果,我是这么认为的,不可避免的说,也许建立在个人审美不同的情况下,你觉得我的演奏更贴于你的标准,那么你就会认为我好,相反,你认为他的演奏更贴于你的标准,也许你就会认为他好,并且个人因素也客观的产生了不同的看法,私下里,也许你是我的朋友,你就会偏向于我,你是他的朋友,也就会偏向于他,这是一种主观上的、意识上的能动性。但对于本次大赛的评审来说,我觉得这样的打分结果相对于很客观,因为评委组中,既有中央音乐学院的竹笛老师、中国音乐学院的竹笛老师,也有来自全国各地优秀的竹笛教授、演奏家们,还有很多著名的作曲家,评论家们,这是非常权威的评审团,所以评审的结果是公平的、客观的,真实、公正的反映了参赛选手的实际水平。可以这么说,第一次我参加“文华杯”获得金奖也许是偶然,第二次我参加“上海之春”国际竹笛邀请赛获得青年专业组金奖也许是侥幸,但是人不可能一辈子都会“偶然”,“侥幸”!这次拿到了“CCTV民族器乐大奖赛”的金奖,我很欣慰,证明了我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使我更有信心去迎接以后音乐旅途中的荆棘与挑战,但我也会客观的总结自己,不断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

    小时候父亲对我的要求非常严格,并且很苛刻.俗话说:“棍棒之下出孝子”,而我觉得是“棍棒之下出英才”,如果从小没有父亲那么严厉、苛刻的教育,可以说,我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一方面是因为父亲的严厉教导使我更加觉得我父亲对我的用心良苦,但更重要的是我的父亲也是吹笛子的,吹的非常棒,我的很多曲目都是父亲教给我的。我父亲当年最大的心愿,就是可以到音乐学院去读书,他年轻时本应当去中央音乐学院继续深造,但由于各种外在原因,失去了这次机会。最开始的目的,也是想完成父亲这个没有达到的心愿,等上完大学,自己真的不想再去搞笛子这个行业了,因为我在大学期间,逐渐的做过一些小的生意,实际的讲,通过吹笛子谋生太辛苦了。直至现在,我已经成为了大学老师,在授课方面比较严厉,总喜欢去“挑”学生,如果学生的演奏太差,那么我绝对不会因为家长给的课时费比较多,而去选择收下这个学生,相反,如果这位学生真的是很有天赋,很有灵性,并且非常努力、进去,那么就算不给我课时费,我也会去主动的选择他,无偿的帮助他,教他,这是我的原则,我想这应该也是老师应当有的道德标准。还有一方面,是当年在中国音乐学院保送我上研究生后,在研究生的学习期间,随着学习程度的加深,接触了更多的竹笛老前辈、演奏家,作曲家,使我深刻的、全面的了解到竹笛这件民族乐器以及他的发展空间,从那一是时段开始,我感悟到了竹笛真正的魅力,当我发现竹笛已经脱离不了我的生活了,已经完全融入了我的生命的时候,我无形之中已经爱上了“它“,爱的很纯粹,很彻底,想利用有限的时光,去表现竹笛所蕴含的无限价值,除非有一天我的生命戛然而止,否则我活一天,绝对会吹一天笛子。

    从把竹笛作为自己的一门爱好,到把它当做自己一生的事业、工作以及追求,在次历程中,是什么事情让发生了如此之大的转变?

    说:小时候经常参加各种各样的演出、比赛,可以说是无往不利,从小学都现在,每一次参加比赛,我所取得的都是一等奖。那时候比较单纯,非常喜欢上台演出,觉得拿着笛子站在舞台上去演奏非常风光,还可以得到台下观众的热烈掌声,这是多么快乐的事呀!当然,我这个人比较“较劲”,同样也经常“发狠”,我觉得不管你学什么,既然学了,就要把它学好,学到最好,追求一种完美的表现。

    从事艺术专业,我认为最不可缺少的就是灵性,天生对于乐感的一种灵敏“嗅觉”。

    众所周知,传统竹笛“南”“北”流派风格以及演奏技法各异,当记者问其传统“南”“北”两派所融合的契合点在于?

    说:风格是不可能去融合的。音乐其实就是语言,所谓风格,就是不同地域的特色,就像山东话与山西话,如果都追求统一,那么就不会形成特有的地域性音乐语言特色了。我认为传统“南”“北”两派所融合的契合点在于对音色、技术上正规化、系统化、科学化。

    竹笛作为中国最早出现的民族乐器之一,随着时代的需要,从自身的形制上也在进行着探索性的改革与翻新。从竹笛乐器改良上,很多乐器制作厂、演奏家为适应当前新曲目的表现,实践出了各种形制的改革方案,以加键竹笛以及多孔不加键竹笛作为主要研究方向,改良竹笛是否可以代替传统的六孔竹笛成为将来发展的趋势是如何看待的?

    针对记者的这个问题,说: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已经出现加键竹笛以及多孔不加键竹笛了,竹笛这件古老的民族乐器承载着中国五千多年的文化与历史,五千年的历史长河,我想我们的祖先肯定也是对于竹笛进行了无数次的改革,经过历朝历代的变迁与发展,最终保留下的却是六孔竹笛,也充分证明了六孔竹笛所特有的韵味与价值。从自身的演奏实践来讲,在超过了六孔之后,开第七孔、第八孔等等,由于群带的关系,你会发现他的音质是会变的,破坏了中国传统六孔竹笛音色的模式,并且随着孔的增多,对于演奏者手指束缚大,会限制运指的速度,像加键竹笛,则会影响传统竹笛的技术,失去了我们所特有的民族韵味。很多竹笛演奏家使用传统的六孔竹笛也可以将移植的高难度作品《野蜂飞舞》、《流浪者之歌》等作品表现的淋漓尽致,这也就证明了传统六孔竹笛完全可以达到演奏十二音体系的标准,日本的尺八大师在尺八仅仅的五个孔上也可以完全的展示出精湛的半音技术,并且没有破坏音准性,我觉得在传统的六孔竹笛上开孔就是在为自己找一个借口、理由,你控制半音的技术还需要在此提升,所以我并不主张加键竹笛以及多孔不加键竹笛的使用。

    我认为,改良竹笛不可能代替传统的六孔竹笛成为将来发展的趋势!改良后很多传统六孔竹笛上的技术、技法、韵味都会逐渐流失,还会破坏其本有的音质,我觉得这种改良的竹笛仅仅只适合在民族乐团合奏中使用。

    就目前世界各国交流、合作、演出日益频繁,不同领域的艺术开始相互交融、相互碰撞,同时促使中国本土民族音乐在不断地进步。在中国传统音乐文化受到西方古典音乐文化的强烈冲击下,中国民族音乐在发展的路途中呈现出多元化形式绽放。对于竹笛这件古老的乐器更是如此,从自身发展这一方面来看,竹笛未来的发展方向将会是什么?

    说:在我看来竹笛未来的发展方向在于既不破坏传统前提下,又要容纳百川。其实传统的作品比现代的作品要难很多,最难的不是你的技术,而是把握作品的风格、韵味,而现代作品则是完全的技术、技巧展示。以后竹笛未来发展的路途中,会有越来越多的作曲家、演奏家、制作家等等对竹笛这件古老的民族乐器进行不断地“实验”, 在传统的藩篱下,探索出新的表现形式、新的作品、新的改良方案无疑都客观的推动着竹笛专业的迅速发展,但是真正的经典会经受的起时代的考验,流芳百世,而不成功的作品以及不成功的改革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被淘汰掉。

    对于民族音乐的根在哪?这一问题是这样回答记者的,民族音乐的根在于中国人,你是中国人你才懂得民乐。它源于中国的生活、习惯、规律以及乡土民情,如果你长时间的离开了中国,或从小在国外长大,即使你是中国人,你也不可能完全的把中国民族音乐的特性与韵味极致地展现出来。

    王溪,中国青年笛箫演奏家,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竹笛专业教师,中央民族乐团喜洋洋室内乐团外聘独奏演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竹笛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

    自幼随父亲王汝松学习竹笛。1993年拜中国音乐学院"中国笛箫第一人"张维良教授为师。2005年获文化部全国器乐大赛“文华奖”竹笛青年专业组金奖,2009年获“上海之春”全国竹笛邀请赛青年专业组金奖,2009年获CCTV全国民族器乐大赛竹笛青年专业组金奖。曾多次随团出访亚,欧,非二十多个国家和港、澳、台地区。录制中国民族管弦乐全国竹笛考级教程

    当记者问其对2009年CCTV民族器乐大奖赛中所选的《梦幻星岛—第二乐章 融合》一首难度很大、且又是非传统风格的新作品是如何诠释的?

    王溪说我决赛所演奏的《梦幻星岛—第二乐章<融合>》这首作品是我的导师张维良先生创作的一首大型的竹笛协奏曲中的一个片段。我认为,这首作品从技术上来说难度非常大,可以说,我曾演奏过的竹笛作品没有一首可以像《梦幻星岛—第二乐章 融合》这样,让我每天持续练习八到九个小时,经过3、4天的练习,才可以把它“拿下”。这首作品,我的导师张维良先生是根据传统的“嘎美兰(Gamelan)”调式风格、体裁所创作的,它类似于中国传统的五声调式,音乐语言听起来是比较现代。《梦幻星岛—第二乐章 融合》大家所听到的是为了适应比赛形式而重新配器所演奏的简化版,只是竹笛单方面的solo,配之康佳鼓与钢琴的伴奏,但《梦幻星岛》这首作品真正的形式是由电子音乐以及民族管线乐队与竹笛协奏、合作完成的,非常震撼。这首作品从节奏上来说,也是非常的有意思。也有很多人曾问过我,作品究竟属于哪种拍子,我是如何将这么复杂的节奏演奏的如此准确,但我可以负责的告诉大家,这首作品是2/4拍,作品中的每一个音全是在拍子里。我觉得比赛与平时的舞台表演并非相同,比赛比的是什么?比的是演奏者的音乐、音准、技术、音色。从风格上来讲,我是很传统的,但从技术方面,我很“崇洋”,我非常佩服国外音乐家对音乐结构所追求的严谨,我也一直都在学习、追求国外音乐家对于把握音乐中音准、节奏、技术等各方面的精准性,单纯从作品节奏上来说,不断的学习、探索使我拥有了对于节奏的掌控能力,从而克服了复杂节奏带给我演奏上的困难。很多人都在质疑当时我为什么把笛膜调的很“紧”,那是我在贴笛膜的时候,故意把它贴紧的,因为这首作品并不适合于比较“松弛”的笛膜,那种发“贼”的音色则不能去表现这首作品真正的音色特点,从而影响演奏出的质量,我认为不管遇到任何作品,如果你想把它诠释的淋漓尽致,那么一定要按照作品所要求的风格去演奏,才能够把它演奏好,就像外国人用小提琴拉中国作品《赛马》一样,他们会刻意模仿中国的演奏技法去演奏,中国的传统民族乐器二胡去演奏西方小提琴的移植作品也是同样的道理,演奏者也会模仿小提琴的演奏技法去演奏。这首《梦幻星岛—第二乐章<融合>》,我认为是“气、手、唇、舌”这四大方面极致的运用,你既可以把它当做一首高难度的比赛曲目来演奏,也可以把它当做一首高难度的练习曲来练习。《梦幻星岛—第二乐章<融合>》,之所以它的题目叫“融合”,我的理解是因为作品在音乐体裁、风格上虽借助“嘎美兰”调式创作,但它却以民族传统的技术特点巧妙融合,给听众耳目一新的感觉,这是一首非常优秀的当代竹笛佳作。

    王溪对于什么才是演奏家的个性有自己的见解。每个人都有个性,可以说每个演奏家所演奏出的都是他们的生活。艺术源于生活,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我觉得人最首要的目的那就是活着,建立在此基础上,人们才会去想如何活的幸福,如何活的精彩。人的每天都在生活,把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积累起来,不断积累所产生的结晶,也许就是个性所在。无疑,音乐是艺术中最高的表现形式,对于演奏家来讲,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生活,那么每个人就有每个人不同的个性。

    就竹笛这件乐器而言,是依靠什么打动听众的问题?他说出了比赛与舞台表演的不同,比赛主要展示的是你的个人能力,这就包括你的技术、音乐、音色、音准等各方面的综合水平,以比赛的形式去展现给大家,但从受众角度来讲,也许可听性并不强,选手会着重选择技术难度较大的曲目从而去体现自己的技术水平。但针对于普通的听众说讲,在舞台上所演奏的作品选择上应该演奏一些“民族化”且朗朗上口、耳熟能详、有一定民族特点、短小而精悍的作品,使听众产生共鸣。

    就其竹笛音色而言,吹奏出什么样的音色才能真正的去感染、打动听众?是这样理解的,我认为音色不能“撑”,又不能“弱”,恰到好处,达到“宽、厚、亮”的音色,才能真正的去感染、打动听众。你对音色的审美标准追求,应当符合全国最广大听众所喜爱审美标准。传统“南”派的音色特点是“虚”、“软”,而传统“北”派的音色特点是“躁”、“撑”,介于传统“南北”两派自身的特色以及局限性,并找到两派音色中间最平衡的契合点,“强而不撑,弱而不憋”,在我理解这就是演奏竹笛最佳的音色。

    针对于记者问就2009年CCTV民族器乐大奖赛竹笛组半决赛和决赛的打分结果以及最后的评判标准,网上很多乐迷发表了有多种不同的看法,您觉得这样的打分结果客观吗?

    说:对于最后的打分评判结果,我是这么认为的,不可避免的说,也许建立在个人审美不同的情况下,你觉得我的演奏更贴于你的标准,那么你就会认为我好,相反,你认为他的演奏更贴于你的标准,也许你就会认为他好,并且个人因素也客观的产生了不同的看法,私下里,也许你是我的朋友,你就会偏向于我,你是他的朋友,也就会偏向于他,这是一种主观上的、意识上的能动性。但对于本次大赛的评审来说,我觉得这样的打分结果相对于很客观,因为评委组中,既有中央音乐学院的竹笛老师、中国音乐学院的竹笛老师,也有来自全国各地优秀的竹笛教授、演奏家们,还有很多著名的作曲家,评论家们,这是非常权威的评审团,所以评审的结果是公平的、客观的,真实、公正的反映了参赛选手的实际水平。可以这么说,第一次我参加“文华杯”获得金奖也许是偶然,第二次我参加“上海之春”国际竹笛邀请赛获得青年专业组金奖也许是侥幸,但是人不可能一辈子都会“偶然”,“侥幸”!这次拿到了“CCTV民族器乐大奖赛”的金奖,我很欣慰,证明了我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使我更有信心去迎接以后音乐旅途中的荆棘与挑战,但我也会客观的总结自己,不断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

    小时候父亲对我的要求非常严格,并且很苛刻.俗话说:“棍棒之下出孝子”,而我觉得是“棍棒之下出英才”,如果从小没有父亲那么严厉、苛刻的教育,可以说,我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一方面是因为父亲的严厉教导使我更加觉得我父亲对我的用心良苦,但更重要的是我的父亲也是吹笛子的,吹的非常棒,我的很多曲目都是父亲教给我的。我父亲当年最大的心愿,就是可以到音乐学院去读书,他年轻时本应当去中央音乐学院继续深造,但由于各种外在原因,失去了这次机会。最开始的目的,也是想完成父亲这个没有达到的心愿,等上完大学,自己真的不想再去搞笛子这个行业了,因为我在大学期间,逐渐的做过一些小的生意,实际的讲,通过吹笛子谋生太辛苦了。直至现在,我已经成为了大学老师,在授课方面比较严厉,总喜欢去“挑”学生,如果学生的演奏太差,那么我绝对不会因为家长给的课时费比较多,而去选择收下这个学生,相反,如果这位学生真的是很有天赋,很有灵性,并且非常努力、进去,那么就算不给我课时费,我也会去主动的选择他,无偿的帮助他,教他,这是我的原则,我想这应该也是老师应当有的道德标准。还有一方面,是当年在中国音乐学院保送我上研究生后,在研究生的学习期间,随着学习程度的加深,接触了更多的竹笛老前辈、演奏家,作曲家,使我深刻的、全面的了解到竹笛这件民族乐器以及他的发展空间,从那一是时段开始,我感悟到了竹笛真正的魅力,当我发现竹笛已经脱离不了我的生活了,已经完全融入了我的生命的时候,我无形之中已经爱上了“它“,爱的很纯粹,很彻底,想利用有限的时光,去表现竹笛所蕴含的无限价值,除非有一天我的生命戛然而止,否则我活一天,绝对会吹一天笛子。

    从把竹笛作为自己的一门爱好,到把它当做自己一生的事业、工作以及追求,在次历程中,是什么事情让发生了如此之大的转变?

    说:小时候经常参加各种各样的演出、比赛,可以说是无往不利,从小学都现在,每一次参加比赛,我所取得的都是一等奖。那时候比较单纯,非常喜欢上台演出,觉得拿着笛子站在舞台上去演奏非常风光,还可以得到台下观众的热烈掌声,这是多么快乐的事呀!当然,我这个人比较“较劲”,同样也经常“发狠”,我觉得不管你学什么,既然学了,就要把它学好,学到最好,追求一种完美的表现。

    从事艺术专业,我认为最不可缺少的就是灵性,天生对于乐感的一种灵敏“嗅觉”。

    众所周知,传统竹笛“南”“北”流派风格以及演奏技法各异,当记者问其传统“南”“北”两派所融合的契合点在于?

    说:风格是不可能去融合的。音乐其实就是语言,所谓风格,就是不同地域的特色,就像山东话与山西话,如果都追求统一,那么就不会形成特有的地域性音乐语言特色了。我认为传统“南”“北”两派所融合的契合点在于对音色、技术上正规化、系统化、科学化。

    竹笛作为中国最早出现的民族乐器之一,随着时代的需要,从自身的形制上也在进行着探索性的改革与翻新。从竹笛乐器改良上,很多乐器制作厂、演奏家为适应当前新曲目的表现,实践出了各种形制的改革方案,以加键竹笛以及多孔不加键竹笛作为主要研究方向,改良竹笛是否可以代替传统的六孔竹笛成为将来发展的趋势是如何看待的?

    针对记者的这个问题,说: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已经出现加键竹笛以及多孔不加键竹笛了,竹笛这件古老的民族乐器承载着中国五千多年的文化与历史,五千年的历史长河,我想我们的祖先肯定也是对于竹笛进行了无数次的改革,经过历朝历代的变迁与发展,最终保留下的却是六孔竹笛,也充分证明了六孔竹笛所特有的韵味与价值。从自身的演奏实践来讲,在超过了六孔之后,开第七孔、第八孔等等,由于群带的关系,你会发现他的音质是会变的,破坏了中国传统六孔竹笛音色的模式,并且随着孔的增多,对于演奏者手指束缚大,会限制运指的速度,像加键竹笛,则会影响传统竹笛的技术,失去了我们所特有的民族韵味。很多竹笛演奏家使用传统的六孔竹笛也可以将移植的高难度作品《野蜂飞舞》、《流浪者之歌》等作品表现的淋漓尽致,这也就证明了传统六孔竹笛完全可以达到演奏十二音体系的标准,日本的尺八大师在尺八仅仅的五个孔上也可以完全的展示出精湛的半音技术,并且没有破坏音准性,我觉得在传统的六孔竹笛上开孔就是在为自己找一个借口、理由,你控制半音的技术还需要在此提升,所以我并不主张加键竹笛以及多孔不加键竹笛的使用。

    我认为,改良竹笛不可能代替传统的六孔竹笛成为将来发展的趋势!改良后很多传统六孔竹笛上的技术、技法、韵味都会逐渐流失,还会破坏其本有的音质,我觉得这种改良的竹笛仅仅只适合在民族乐团合奏中使用。

    就目前世界各国交流、合作、演出日益频繁,不同领域的艺术开始相互交融、相互碰撞,同时促使中国本土民族音乐在不断地进步。在中国传统音乐文化受到西方古典音乐文化的强烈冲击下,中国民族音乐在发展的路途中呈现出多元化形式绽放。对于竹笛这件古老的乐器更是如此,从自身发展这一方面来看,竹笛未来的发展方向将会是什么?

    说:在我看来竹笛未来的发展方向在于既不破坏传统前提下,又要容纳百川。其实传统的作品比现代的作品要难很多,最难的不是你的技术,而是把握作品的风格、韵味,而现代作品则是完全的技术、技巧展示。以后竹笛未来发展的路途中,会有越来越多的作曲家、演奏家、制作家等等对竹笛这件古老的民族乐器进行不断地“实验”, 在传统的藩篱下,探索出新的表现形式、新的作品、新的改良方案无疑都客观的推动着竹笛专业的迅速发展,但是真正的经典会经受的起时代的考验,流芳百世,而不成功的作品以及不成功的改革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被淘汰掉。

    对于民族音乐的根在哪?这一问题是这样回答记者的,民族音乐的根在于中国人,你是中国人你才懂得民乐。它源于中国的生活、习惯、规律以及乡土民情,如果你长时间的离开了中国,或从小在国外长大,即使你是中国人,你也不可能完全的把中国民族音乐的特性与韵味极致地展现出来。



    责任编辑:古乐网       收藏本文
    分享到: 0

    相关推荐
    国粹风雅---南风雅乐团 国粹风雅---南风雅乐团

    南风.雅乐团,成立于2015年,几位音乐人因热爱中国音乐走到了一起并立志于传承和发展国乐,古琴,尺八,中阮 (三种乐器都是几千年的历史)人声和打击乐器!我们立足于传承和发展,让世界了解和认识我们!在传统曲目的基础上的创新,我们创作了一系列的有特......

    皇家梵乐欣赏《小华严》 皇家梵乐欣赏《小华严》

    《小华严》笙管曲,汉传佛教佛事中经常演奏的一首乐曲。笙管曲由梵呗歌曲《华严会》衍变而来,华严会的演唱除专用于建华严法除外,其填词亦用于《炉香赞》、《韦驮赞》、《净水赞》《阿弥陀佛》等梵音梵呗歌曲。华严会一词最早见于唐三藏沙门实叉难陀(公元6......

    古乐欣赏《屈原问渡》 古乐欣赏《屈原问渡》

    https://mp.weixin.qq.com/s/ZdlsEaOQnyRe9N8l9vAFCw ▲ 点击网站地址在线观看关注 《屈原问渡》取自楚辞中《渔夫》篇所载楚原被流放后行吟泽畔问渡渔夫的故事。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渔夫以苍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之......

    袁僖-古琴演奏家 袁僖-古琴演奏家

    袁僖,女,满族,出生于 1982年10月18日,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音乐教育专业,现居住于四川成都。师从中国著名古琴家李祥霆先生,曾从师于四川省歌舞剧院胡济章、寇文犀老师,四川著名琴家俞伯荪俞琴秦老师,中国古琴协会顾问,贵州播洲琴会会长卫家理先生等多......

    古琴演奏家—杨致俭 古琴演奏家—杨致俭

    杨致俭师从当代中国两位古琴泰斗、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南龚北李,即中国琴会会长龚一先生, 中国琴会荣誉会长李祥霆教授,深入学习广陵派、虞山派经典曲目以及古琴制作艺术。师从著名洞箫演奏家、上海市非遗传承人戴树红先生,潜心钻研琴箫演奏艺术。连续四届......

    笛子演奏家—侯长青 笛子演奏家—侯长青

    侯长青档案 青年笛子演奏家 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 中央音乐学院笛子硕士 中国广播民族乐团笛子声部首席 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竹笛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 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青年演奏家艺术团独奏演员 全国社会艺术水平考级高级考官 个人经历 生于内蒙古包头市, 8岁......

    竹笛演奏家—荣政 竹笛演奏家—荣政

    荣政的父母皆为著名戏曲演员,其父更是湖北楚剧艺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因此,在他的成长过程中自幼就接受着艺术的熏陶,对民族艺术知识与神韵有着深厚的积淀和感悟。他十三岁时考入武汉市戏剧学校楚剧科音乐班,在系统扎实地学习戏曲音乐及戏剧理论的同时......

    十大指挥家-冯满天 十大指挥家-冯满天

    在 7月26日阎惠昌国家大剧院《水与生命的礼赞》音乐会中,克服跨专业、自己租用乐器、时间紧迫等困难,刻苦练习,自编前奏的即兴演奏部分,成功担任《十面埋伏》的吉他领奏,受到指挥、同仁和观众的好评。 老牌摇滚乐手 迷上民族乐器 2014年3月在央视热播的......

    现代广陵派古琴传人-戴晓莲 现代广陵派古琴传人-戴晓莲

    戴晓莲,出生于上海,少年时期随叔外公、著名广陵派古琴家张子谦先生学习古琴,深得其旨。其后又参学于多位古琴名家,先后有吴景略、吴文光、姚丙炎、龚一、林友仁、成公亮先生。 1985年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古琴专业,现为上海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系教授,硕士生......

    著名古琴演奏家-茅毅 著名古琴演奏家-茅毅

    茅毅,号可庐山人。著名古琴演奏家,善斫琴。祖籍山东济南,书香门第。 1968年出生于上海,后迁居南京。毕业于日本中部乐器专门学校钢琴调律专业及南京艺术学院作曲与理论专业。轻工部注册高级调律师,中国古琴学会理事,广陵派第十二代传人、诸城派第六代传......

    古琴演奏家-黄明康 古琴演奏家-黄明康

    黄明康 17岁拜名师学习声乐,多次获奖,数年后学古琴,师承著名蜀派古琴家俞伯荪先生。 曾在 2004年由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中国琴会举办的古琴大赛成年组铜奖交流会上弹唱琴歌《春夜喜雨》(杜甫诗)、李清照词《渔家傲记梦》,获得到场古琴家们的好评。在国家......

    琵琶演奏家 缪晓铮 琵琶演奏家 缪晓铮

    缪晓铮是中国近年来成绩最突出的优秀琵琶演奏家,她的琵琶独奏专辑《红楼十二钗》已成为我国琵琶新音乐的典范之作。她刚柔并济的演奏风格,已成为全广东作曲家们的唯一选择,因此她几乎包揽了广东近年来所有音乐录制中的琵琶演奏,加上其秀外慧中、气质优美......

    古琴新秀-王月 古琴新秀-王月

    艺术经历: 2005年,被虞山琴社评为先进个人。 2006年2月,参加华夏艺术风采国际交流选拔赛,荣获三等奖。 2006年5月,再度被虞山琴社评为先进个人; 2006年,获常熟市第五届少儿才艺大赛优秀奖;被常熟市文联授予文艺创作贡献奖。 2006年9月,作为苏州代表......

    关注我们
    网站首页 | 中国古乐网简介 | 廉政举报须知 | 区域代理 | 会员条例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合作联盟 | 网站投稿 Copyright By zgguyue.com 中国古乐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