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乐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 > 民间传承 > 正文

    霸州市南头村音乐会的复兴之路

    2016-05-10 09:39  来源:中国古乐网    浏览:4376次   

    霸州市南头村音乐会有着悠久的历史。据老艺人们回忆,音乐会于清乾隆年间就已经存在了,传说是由村北千佛寺僧人流传下来的。岁月如梭,几经风雨,音乐会作为一个民间善会,年复一年地义务服务于乡民。在各种民俗仪式活动中,村民们用它朝拜各方神灵,求祥祈福。

    20世纪50年代后期,南头村的音乐会停止了活动。

    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音乐会这类民间音乐组织逐渐被重新认识。1986年,南头村音乐会在樊广印、王秀伦两位老乐师的主持下开始招募新成员,张永军、樊秋军等十来个十几岁的孩子成为新学员,后继人才接上了,音乐会开始恢复。不久之后,樊广印老人的去世,使得刚开始恢复的音乐会又散摊子了。

    回忆起樊广印老人,音乐会现任会长张永军动情地说,樊师傅在会里敲云锣,对铙、钹、鼓等打击乐器也非常精通。抗战时期,他看得比命还重的云锣被日伪军抢走了,他硬是东拼西凑了10块大洋把云锣赎了回来。他在音乐会里负责保存乐谱工作,老乐谱已经破烂不堪,他就从建筑工地(其本业是瓦匠)拾来做水泥袋用的牛皮纸,揩净裁好压平装订成册,将会里代代相传的工尺谱乐曲二百余首重新整理抄写了一遍。

    1986年末,樊广印老人带着遗憾去世了。去世前,他留下了遗嘱:“因无人扶持致使音乐会无法整套编制传留,所幸尔等人好学,略感欣慰。如有机会,一定要恢复音乐会,本村音乐会一定要打破常规,抛弃门户之见,无论男女老少来学者一律不拒,尔等当把会其所能全部传授,否则吾无法安然于九泉。”

    张永军、樊秋军等后生晚辈时刻不忘师傅的临终嘱托,复兴南头村音乐会成了他们人生共同追求的一个目标。

    从南头村音乐会解散至今的20多个年头里,南头村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由一个霸州市区边上的小村庄,变成了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村民也由过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转变成了过着现代生活的城镇居民。

    2010年末,地方政府号召人们发扬光大传统文化。相邻的北头村音乐会申报成了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还登上中央电视台,露了大脸。这一切点燃了张永军、樊秋军内心的文化梦想。两个人经过一番商议,一致认为现在到了实现樊广印老人临终遗嘱的时候了!他们找到村里的领导,讲出了藏在心底多年的愿望,希望领导们支持他们恢复音乐会。村领导经过商议,认为这是涉及到文化传承的一件大好事,决定提供一笔资金帮助他们买乐器来恢复音乐会,时隔20多年,在南头村村委会的西厢房里,音乐会的乐声再次奏响……

    经过了一年多的练习,乐手们已经能够比较熟练地演奏十几个传统曲牌了,大家经过商议,决定把队伍拉出来,向乡亲们展示一下一年来的学习成果。在2011年底由南头村举办的“迎新春联欢晚会”上,南头村音乐会在恢复后第一次以比较整齐的阵容进行公演,乐手们演奏了《金字经》、《五圣佛》、《醉太平》等多首传统曲牌,笙、管、笛、锣、铛、鼓、铙、钹八音齐鸣,仿佛在庄严地宣告:中国传统音乐在南头村的一脉香火又重新续燃。

    此后,每逢年节村里组织文艺演出时,南头村音乐会都要为乡亲们献上一首首传统乐曲。传统乐声穿越历史时空在当代奏响,向人们昭示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强大生命力。

    南头村音乐会以自己的实践回答了学术界争论不休的一个重大命题:依附传统农耕社会而生的传统文化,在社会转型的过程中,是否还能够继续生存和发展?南头村音乐会以自己的成功实践向人们证明,无论外在环境如何改变,只要传统文化人自强不息,就没有什么困难不可以克服,中国传统文化定会浴火重生。

    改革开放使得人们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仓廪实而知礼节”,物质生活丰富之后,必然促使人们对精神生活有较高的追求,而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与巨大魅力,足以满足人们的兴趣爱好和精神需求。南头村音乐会的乐手们每天晚上都会主动聚到一起以乐会友,并以自己有着此等高雅爱好而自豪和满足,就是这种精神需求的体现。



    责任编辑:齐易 吴艳辉       收藏本文
    分享到: 0
    相关推荐
    曾侯乙地下音乐厅给礼乐兴邦提供了实物依据 曾侯乙地下音乐厅给礼乐兴邦提供了实物依据

    首先我们要感谢我们的先民,为我们中华民族留下了极其珍贵的音乐文化遗产!感谢武汉音乐学院前副院长谢功成教授,带我走进了壮观的地下音乐厅让我破解了一千八百年来国人对礼乐兴邦的渴望之迷。 我是金海鸥,苏州人,今年72岁。 曾侯乙墓出土埋藏了近2500年的......

    中国近代古琴人的老照片 中国近代古琴人的老照片

    1936年程参加今虞、广陵、青溪、梅庵等琴社祝李子昭先生八轶大寿时留影 前排左起:2胡兰、3吴兆瑜、4吴兆琳 二排左起:1查阜西、4刘少椿、5徐元白、6程午嘉、7柳一厔 三排左起:1徐立荪、2吴兰荪、3李子昭、4彭祉卿、5张子谦、7胡斗东 后排左起:2王巽之、3庄......

    中国古琴钢弦制作技术考略 中国古琴钢弦制作技术考略

    引言 张子谦先生在《操缦琐记》1975年5月9日一则中写道 八音之中试言丝。丝为弹拨乐,发音以丝,丝为丝制。今不丝而钢,闻之未有不诧为诞妄者矣,然而事实证明,在变化中竟获得意外之效果。 余有丝乐中之古琴一,仿古法自制,尺寸较常琴为大,但音并不洪,且......

    继承华夏文明---打造大国重器 继承华夏文明---打造大国重器

    为了圆梦一个更加伟大的中华,习主席带领着全国各族人民将谱写我们历史进程中的又一个伟大而辉煌的篇章。 对于如何谱写好这个伟大的新篇章,早日实现我们伟大的中国梦,笔者认为中国礼乐的恢复,将是实现这个中国梦的一条捷径,它将为中国梦展开一片新的天地......

    崔君芝 -- 千年箜篌的消亡与新生 崔君芝 -- 千年箜篌的消亡与新生

    字号: 箜篌,这件古老的乐器,在历史的流变中逐渐消亡,又在一群人的努力下,在现代中国再次重生。崔君芝老师是第一个掌握现代箜篌演奏方法的人,在这篇文章里,她以亲历者的身份,讲述了箜篌在现代中国的重生记。 箜篌的历史 中国是世界上音乐文化最早发达......

    民乐传承之—布依族铜鼓十二调 民乐传承之—布依族铜鼓十二调

    布依铜鼓是布依族古老的打击乐器之一,属于珍贵的民族文化遗产。它用青铜铸造而成,常与唢呐、皮鼓、大镲、铙钹、锣木棍混合敲击吹奏,基本保存着古代乐器的演奏风格,具有布依族的民族特色。 铜鼓是布依族文化中不可获缺的一部分,布依人称铜鼓为安您(音译......

    民乐传承之——老河口丝弦 民乐传承之——老河口丝弦

    老河口丝弦是湖北襄阳市的传统民乐。老河口丝弦与其他的民间文艺形式不同的是,它是民间艺人行艺和文人学士自娱相结合的音乐。 历史渊源 老河口市在历史上是一个水旱码头,既是商贾云集之地,又是各方艺术荟萃的场所,人称 小汉口。早在清朝乾隆年间,丝弦乐......

    箜篌这种乐器曾经一度失传 箜篌这种乐器曾经一度失传

    长约 1.7米,宽约1米,重百斤,74根弦,红棕色琴身,凤头琴首箜篌是一种十分古老的拨弦乐器,在甬城会弹的人还不多。我就是想让更多的宁波人认识、了解这件传统乐器,将它传承下去。在鄞州开设箜篌公益教学课才半年的陈莉娜信心十足,现在已经有十多个正式学......

    银音 一个古乐传承人的故事 银音 一个古乐传承人的故事

    1685年康熙年间,在北京西部的民间形成了一种古乐银音会,距今已有300余年的历史。银音会的演唱方式是一边走一边敲着云锣、吹着笛子和笙、打着大小镲,这在当地叫踩街,演奏的是世代相传的《老八板》、《天下乐》等80多个曲子。所用乐器主要是银锣、铛子、笙......

    超化吹歌:穿越了四千年的韵律 超化吹歌:穿越了四千年的韵律

    超化吹歌是一种十分古老的汉族吹奏乐演奏形式,是吹奏乐和打击乐的组合,大约起源于商周时期,距今已经有4000多年的历史,其中超化吹歌距今有1500多年的历史。据史书记载,超化吹歌大约起源于北朝,是吹奏乐和打击乐组合的宫廷音乐。 背景 超化吹歌,国家级......

    中国古琴艺术的九大派系解析 中国古琴艺术的九大派系解析

    百家争鸣,对于学术的发展能够起到很强的推动作用。琴文化自然也是如此。 琴文化本身就是一种非常个性化的艺术,不同地域、不同师承的琴家的风格彼此都不相同。同一地域、同一师承的琴家的风格也是各有特点而不尽相同。同一曲目,不同的琴家就会有不同的理解......

    国家级非遗:苗族的音乐文化芦笙音乐 国家级非遗:苗族的音乐文化芦笙音乐

    芦笙是苗族传统音乐文化中的核心乐器之一,在苗族音乐实践的历史长河中,其文化功能已不限于普遍的乐器,因承载社会文化功能的多样性,而形成独特的芦笙音乐。 历史渊源 芦笙侗语叫伦。芦笙音乐和侗族其它音乐艺术形式一样,是随着历史的发展和长期的社会生......

    丝弦锣鼓——留在永安的华美乐章 丝弦锣鼓——留在永安的华美乐章

    丝弦锣鼓是九江地区一份珍贵的文化遗产,身为传承人的何仁启经常带着自己的老朋友们活跃在舞台上。这是我们从小就接触到的文化,希望能将它流传下来。因为保护遗产,不是留住时间本身,而是留住时间承载的美。 无论过多少年都忘不掉 住在永安白华寺村的何仁......

    关注我们
    网站首页 | 中国古乐网简介 | 廉政举报须知 | 区域代理 | 会员条例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合作联盟 | 网站投稿 Copyright By zgguyue.com 中国古乐网 版权所有。